郑州经济发展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

芭田股份四宗会计违规 董事长黄培钊等3人遭监管谈话

2019-03-05 15:06:03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

  中国经济网北京3月4日讯 3月1日,中国证监会深圳监管局公布了对芭田股份(002170.SZ)董事长及总经理黄培钊、时任财务总监余应梓、财务总监胡茂灵采取监管谈话措施的决定,称深圳监管局对芭田股份进行了现场检查,检查发现,芭田股份存在以下四宗会计违规:

  一、探矿权利息资本化处理不规范

  芭田股份通过公开招拍挂方式竞买贵州省瓮安县小高寨磷矿勘探探矿权(以下简称探矿权),2015年至2017年,芭田股份将分期支付探矿权价款形成的资金占用费以及购买探矿权对应借款的利息予以资本化,相关会计处理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6号——无形资产》、《企业会计准则第17号——借款费用》的相关规定。

  二、销售返利的会计处理不规范

  芭田股份为激励销售制定了返利政策,对于应支付给客户的销售返利,芭田股份采取直接冲减下期应收客户采购款的方式进行处理,并基于冲减后的应收账款确认当期销售收入,相关销售返利未按照权责发生制进行核算,影响到收入和销售费用核算的规范性。

  三、递延所得税资产确认审慎性不足,部分递延所得税资产确认不当

  芭田股份确认的递延所得税资产中,基于可抵扣亏损确认的占比较大,2015-2017年芭田股份年报披露的基于可抵扣亏损确认的递延所得税资产期末金额分别为4311.84万元、6933.16万元和7311.75万元。检查发现,芭田股份在确认上述年度的递延所得税资产时,部分递延所得税资产确认和核销缺乏依据,部分递延所得税资产确认所依据的盈利预测编制准确性不足,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18号——所得税费用》的规定。

  四、子公司业绩补偿款的会计处理不准确

  芭田股份于2015年向邓祖科等人发行股份收购北京世纪阿姆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姆斯),因阿姆斯2017年度未能完成业绩承诺,根据约定,邓祖科应向芭田股份进行补偿。检查发现,芭田股份在对业绩补偿款的核算中,未能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第22号——金融工具确认和计量》、《企业会计准则第37号——金融工具列报》的规定,审慎评估补偿款收回的可能性,在2017年年度作出最佳估计,确认部分或有对价的金额,剩余部分在2018年度待不确定性事项消除后再补充确认。

  此外,检查还发现芭田股份在其他非流动资产-代垫保障房建设款、预付工程款和预付设备款等部分事项的会计处理存在问题。上述问题导致芭田股份相关财务信息披露不符合《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40号)第二条的相关规定。

  黄培钊作为芭田股份董事长和总经理,对上述问题负有主要责任。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九条规定,深圳监管局决定对黄培钊采取监管谈话的行政监管措施。

  余应梓作为芭田股份时任财务总监,对上述问题负有主要责任。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九条规定,深圳监管局决定对余应梓采取监管谈话的行政监管措施。

  胡茂灵作为芭田股份财务总监,对上述问题负有主要责任。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九条规定,深圳监管局决定对胡茂灵采取监管谈话的行政监管措施。

  《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40号)第二条规定: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地披露信息,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同时向所有投资者公开披露信息。在境内、外市场发行证券及其衍生品种并上市的公司在境外市场披露的信息,应当同时在境内市场披露。

  《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九条规定:信息披露义务人及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上市公司的股东、实际控制人、收购人及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违反本办法的,中国证监会可以采取以下监管措施:

  (一)责令改正;

  (二)监管谈话;

  (三)出具警示函;

  (四)将其违法违规、不履行公开承诺等情况记入诚信档案并公布;

  (五)认定为不适当人选;

  (六)依法可以采取的其他监管措施。

  以下为处罚原文:

  深圳证监局关于对黄培钊采取监管谈话措施的决定

  黄培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上市公司现场检查办法》(证监会公告〔2010〕12号)、《关于印发中国证监会推广随机抽查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证监发〔2015〕80号)以及《深圳证监局关于2018年上市公司现场检查工作安排的通知》(深证局公司字〔2018〕9号)要求,我局对深圳市芭田生态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进行了现场检查。检查发现,公司存在以下问题:

  一、探矿权利息资本化处理不规范

  公司通过公开招拍挂方式竞买贵州省瓮安县小高寨磷矿勘探探矿权(以下简称探矿权),2015年至2017年,公司将分期支付探矿权价款形成的资金占用费以及购买探矿权对应借款的利息予以资本化,相关会计处理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6号——无形资产》、《企业会计准则第17号——借款费用》的相关规定。

  二、销售返利的会计处理不规范

  公司为激励销售制定了返利政策,对于应支付给客户的销售返利,公司采取直接冲减下期应收客户采购款的方式进行处理,并基于冲减后的应收账款确认当期销售收入,相关销售返利未按照权责发生制进行核算,影响到收入和销售费用核算的规范性。

  三、递延所得税资产确认审慎性不足,部分递延所得税资产确认不当

  公司确认的递延所得税资产中,基于可抵扣亏损确认的占比较大,2015-2017年公司年报披露的基于可抵扣亏损确认的递延所得税资产期末金额分别为4,311.84万元、6,933.16万元和7,311.75万元。检查发现,公司在确认上述年度的递延所得税资产时,部分递延所得税资产确认和核销缺乏依据,部分递延所得税资产确认所依据的盈利预测编制准确性不足,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18号——所得税费用》的规定。

  四、子公司业绩补偿款的会计处理不准确

  公司于2015年向邓祖科等人发行股份收购北京世纪阿姆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姆斯),因阿姆斯2017年度未能完成业绩承诺,根据约定,邓祖科应向公司进行补偿。检查发现,公司在对业绩补偿款的核算中,未能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第22号——金融工具确认和计量》、《企业会计准则第37号——金融工具列报》的规定,审慎评估补偿款收回的可能性,在2017年年度作出最佳估计,确认部分或有对价的金额,剩余部分在2018年度待不确定性事项消除后再补充确认。

  此外,检查还发现公司在其他非流动资产-代垫保障房建设款、预付工程款和预付设备款等部分事项的会计处理存在问题。上述问题导致公司相关财务信息披露不符合《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40号)第二条的相关规定。你作为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对上述问题负有主要责任。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九条规定,我局决定对你采取监管谈话的行政监管措施。请你后续根据我局要求,于2019年3月15日前携带有效的身份证件到我局接受监管谈话。

  如果对本监督管理措施不服,可以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也可以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个月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复议与诉讼期间,上述监督管理措施不停止执行。

  深圳证监局

  2019年2月21日

  深圳证监局关于对余应梓采取监管谈话措施的决定

  余应梓: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上市公司现场检查办法》(证监会公告〔2010〕12号)、《关于印发中国证监会推广随机抽查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证监发〔2015〕80号)以及《深圳证监局关于2018年上市公司现场检查工作安排的通知》(深证局公司字〔2018〕9号)要求,我局对深圳市芭田生态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进行了现场检查。检查发现,公司存在以下问题:

  一、探矿权利息资本化处理不规范

  公司通过公开招拍挂方式竞买贵州省瓮安县小高寨磷矿勘探探矿权(以下简称探矿权),2015年至2016年,公司将分期支付探矿权价款形成的资金占用费予以资本化,相关会计处理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6号——无形资产》、《企业会计准则第17号——借款费用》的相关规定。

  二、销售返利的会计处理不规范

  公司为激励销售制定了返利政策,对于应支付给客户的销售返利,公司采取直接冲减下期应收客户采购款的方式进行处理,并基于冲减后的应收账款确认当期销售收入,相关销售返利未按照权责发生制进行核算,影响到收入和销售费用核算的规范性。

  三、递延所得税资产确认审慎性不足,部分递延所得税资产确认不当

  公司确认的递延所得税资产中,基于可抵扣亏损确认的占比较大,2015-2017年公司年报披露的基于可抵扣亏损确认的递延所得税资产期末金额分别为4,311.84万元、6,933.16万元和7,311.75万元。检查发现,公司在确认上述年度的递延所得税资产时,部分递延所得税资产确认和核销缺乏依据,部分递延所得税资产确认所依据的盈利预测编制准确性不足,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18号——所得税费用》的规定。

  此外,检查还发现公司在其他非流动资产-代垫保障房建设款、预付工程款和预付设备款等部分事项的会计处理存在问题。上述问题导致公司相关财务信息披露不符合《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40号)第二条的相关规定。你作为公司时任财务总监,对上述问题负有主要责任。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九条规定,我局决定对你采取监管谈话的行政监管措施。请你后续根据我局要求,于2019年3月15日前携带有效的身份证件到我局接受监管谈话。

  如果对本监督管理措施不服,可以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也可以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个月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复议与诉讼期间,上述监督管理措施不停止执行。

  深圳证监局

  2019年2月21日

  深圳证监局关于对胡茂灵采取监管谈话措施的决定

  胡茂灵: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上市公司现场检查办法》(证监会公告〔2010〕12号)、《关于印发中国证监会推广随机抽查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证监发〔2015〕80号)以及《深圳证监局关于2018年上市公司现场检查工作安排的通知》(深证局公司字〔2018〕9号)要求,我局对深圳市芭田生态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进行了现场检查。检查发现,公司存在以下问题:

  一、探矿权利息资本化处理不规范

  公司通过公开招拍挂方式竞买贵州省瓮安县小高寨磷矿勘探探矿权(以下简称探矿权),2017年,公司将购买探矿权对应借款的利息予以资本化,相关会计处理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6号——无形资产》、《企业会计准则第17号——借款费用》的相关规定。

  二、销售返利的会计处理不规范

  公司为激励销售制定了返利政策,对于应支付给客户的销售返利,公司采取直接冲减下期应收客户采购款的方式进行处理,并基于冲减后的应收账款确认当期销售收入,相关销售返利未按照权责发生制进行核算,影响到收入和销售费用核算的规范性。

  三、递延所得税资产确认审慎性不足,部分递延所得税资产确认不当

  公司确认的递延所得税资产中,基于可抵扣亏损确认的占比较大,2015-2017年公司年报披露的基于可抵扣亏损确认的递延所得税资产期末金额分别为4,311.84万元、6,933.16万元和7,311.75万元。检查发现,公司在确认上述年度的递延所得税资产时,部分递延所得税资产确认和核销缺乏依据,部分递延所得税资产确认所依据的盈利预测编制准确性不足,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18号——所得税费用》的规定。

  四、子公司业绩补偿款的会计处理不准确

  公司于2015年向邓祖科等人发行股份收购北京世纪阿姆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姆斯),因阿姆斯2017年度未能完成业绩承诺,根据约定,邓祖科应向公司进行补偿。检查发现,公司在对业绩补偿款的核算中,未能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第22号——金融工具确认和计量》、《企业会计准则第37号——金融工具列报》的规定,审慎评估补偿款收回的可能性,在2017年年度作出最佳估计,确认部分或有对价的金额,剩余部分在2018年度待不确定性事项消除后再补充确认。

  此外,检查还发现公司在其他非流动资产-代垫保障房建设款、预付工程款和预付设备款等部分事项的会计处理存在问题。上述问题导致公司相关财务信息披露不符合《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40号)第二条的相关规定。你作为公司财务总监,对上述问题负有主要责任。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九条规定,我局决定对你采取监管谈话的行政监管措施。请你后续根据我局要求,于2019年3月15日前携带有效的身份证件到我局接受监管谈话。

  如果对本监督管理措施不服,可以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也可以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个月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复议与诉讼期间,上述监督管理措施不停止执行。

  深圳证监局

  2019年2月21日

百度推荐

广告位

新闻排行